“土猪”立志拱“白菜”

2021-06-06 16:32 我是郭老师
85


衡水学子张锡峰火了,因为《超级演说家》上的一段演讲视频,其中最让人诟病的就是“我就是一只来自乡下的土猪,也要立志去拱了大城市里的白菜”。


网上很多人开始忧心忡忡,觉得少年偏激,“又是个应试教育的产物,衡水除了是高考机器还能是什么?”“做个躺平青年不好么?”“看好自家的闺女”


面对种种的声音,作为来自衡水的一名普通的学生,我还是想说说。


01




对,就是这个人,李松——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官,也是衡水学子,和张锡锋还是衡水中学的校友,十年前在高考前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说了一句:“高考很严峻,你多拿一分,就可以在全省就压倒一千人,或者更多人,所以每一分钟,都对我们都很重要。”当时就引起了轰动。

当时也是被很多人拿来说衡水地区的学校给孩子的洗脑太严重了,当然更直白的说法就是“高考机器”,和今天大家的热议毫无二致。


十年过去了,李松虽没能如愿考上当年志在必得的清华,但进了外交学院,现在已经是一名外交官。10 年后的他再次发言的时候是以常驻联合国的外交官身份,祝福自己的母校以及老师们,就在当年我们也是承载着这样学长学姐的祝福,纷纷走进了各自憧憬的大学校园。


作为一个置身局中的衡水人我们是真真正正的经历者,可是对衡水或者河北省外面的人而言,很多人说是衡水的学校对整个河北教育生源的吸血,而更多像我一样从衡水走出来的张锡峰们估计更愿意相信李松的故事。


道理根本没有什么用,说服别人又是多难的一件事。


就在昨天还看到朋友圈里有人在批判衡水的学校压力大、太紧张、让人喘不过气,吃饭只有15min,睡觉不许喝牛奶、课间操都要举着手抄背等等,这些规定太不人性化了。



当年我读大三的时候,我和协会里的几个同学一起参加了清华大学关于雾霾的的社会实践调研赛,那个暑假大家从武汉的地铁、江滩公园等辛苦了一假期调查了几千份问卷,最后在清华参加决赛。比赛完后一交流,我的心被深深刺痛了,我们和清华的学生真的是天壤之别,别人假期不仅做了调研赛还在国务院实习。


我记得当年在武汉理工毕业时,我有个同班同学简历投了大概十多份都没找到工作,招聘市场上明码标价,除了 211、985 学校的毕业生、还要当过学生干部、拿过奖学金等等,不合适的简历真的就是被成摞丢到了路边的垃圾桶。


这是世界的法则,不是以“人性化”定制的。



02


很多人说:张锡峰在节目上的演讲,多少是真心话,是为了达到节目效果,只不过是成年人在背后的引导。

但是,作为一名从衡水出来的考生,我是可以真真切切能感受到张锡峰是非常渴望改变命运的,那种渴望真诚、原始。


河北省在大家的眼中是什么样的?相信很多人都没有什么太深的印象,提起的时候大部分人也仅仅是“你们是不是离北京很近?”仅此而已。衡水考生的家庭比河北省的毫无存在感还要差一些,请允许我用“平平无奇”来形容它,有多平平无奇呢?


依据《河北省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河北省全年全省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665元,依据《衡水市201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衡水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2067元,衡水市的人均比河北省的人均少了近3600元,请记住人均3600元,衡水的经济“拉后腿”而且是”严重拉后腿“。



河北省是全国的人口大省,每年参与高考的考生都非常多,2021年的统计数据为63.4W人而他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在高考多考几分,而多考几分真的就意味着超过了很多人。



平凡的张锡峰也确实是一只实实在在的“土猪,只是希望他的未来,可以走出像李松这样的可能,摆脱现在处境,摆脱种贫困的处境;而李松也是最纯真和质朴的祝福,希望学弟学妹通过努力走出目前的处境。


虽已走出高考的考场近10年,在脑海里深深刻着的是当年我的复读时的班主任通哥告诉我的那句“未来无定论,命运在手中”。


不管是张锡锋还是李松,改变生活的选择和机会并不多,作为一个十八九岁的孩子,紧紧抓住高考这个稻草或许才有更广阔的未来,。

03


张锡峰其实讲了我们深埋在内心而又不敢再次面对的话,那些话就是我们这些村镇做题家高考前被无数人灌输了千百遍的话吗?很多人今天在城市里安居了,可当年谁不是怀着“多考一分,改变命运”的想法走进了高考的考场?

要不是高考成绩好点,进了大学,反正我觉得我很难追上这国家高速发展的这些年。


当然有的人说我很努力,我在城市里买了房、成了家、有了自己的事业,但这些更多的都是国运与时代的红利。

个人的奋斗,远远不如遇对了时代。

今天的时代显然面临重大的改变,我们面临着经济与疫情的双重考验,是百年之所未有的大变局,变局的终点暂时模糊不清。



于是很多人都在焦虑并担心大变局下失去我们即得的利益,不甘心自己多年的奋斗,到头来还要从头再来。


很多人担心张锡峰,其实是城市里的新中产们,担心来自普通的三四五线家庭张锡峰式孩子们的内卷。


不要内卷,让衡水的张锡峰们少一点,大家各自安好,也许是很多人内心真正的想法吧。

一边担心城里的年轻人选择躺平,一边又担心衡水的年轻人们要进城拱了城里的大白菜们,还真的是有点纠结啊。很多人当年通过高考获得了改变,今天也还请给予高考同样选拔的权利,如果你想有更多优秀的人被选拔出来的话,高考是目前为止最公平的制度、最和合理的选拔方式了。一个缸里的鱼都“躺平”了,那将是多么缺乏活力,多几条衡水学子张锡峰这样的鲶鱼到城里搅一搅,躺平的年轻人就不得不去奋斗,好的机会、收入这样的“大白菜”应该属于敢闯、敢拼的奋斗之人,不管是曾经”躺平的少年“还是“来自乡下的土猪”,你觉得呢?

你觉得当年参加高考的你,现在是“乡下的土猪”还是“城里的大白菜”?